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杨广继位后,杨谅为什么会谋反?他为什么失败了?
杨广继位后,杨谅为什么会谋反?他为什么失败了?

隋炀帝的故事大家真的了解吗?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

隋炀帝是将隋帝国带入灭亡的君主,其实在位时,不仅是末期有过大规模动乱,在他继位之初,他的亲弟弟杨谅便发动叛乱,曾经也是一度有攻入关中的势头,只不过杨谅此人,只能做一个太平盛世的宗亲,成为不了击败隋炀帝自立为帝的雄主,即便他有一定的资本。

首先说下,杨谅是和隋炀帝杨广是亲兄弟,在隋文帝杨坚继位后,杨谅是备受杨坚宠爱的,而且让杨谅成为了隋朝的国之重臣,被任命为雍州牧,加授上柱国、右卫大将军。

《隋书.文四子传》自山以东,至于沧海,南拒黄河,五十二州尽隶焉。特许以便宜,不拘律令。

杨谅掌管着隋朝北疆以及黄河以北的五十二州,同时杨坚给予了杨谅便以形式的特权,试问,这就相当于是后来的唐朝节度使了,拥有所辖之地的治理权和兵权,可能就是杨谅没有自行征收赋税的权力,但是杨坚已经是极力支持了。

原因很简单,显然杨坚宠爱杨谅是必然,同时隋国初立,刚刚结束了南北朝百年乱局,前朝降将比比皆是,能打仗的有,能惹事的人也大有人在,怀有异心之人更是不在少数。

而北方和东北都有军事威胁,也就是突厥和高句丽对隋朝的边疆威胁,如此,杨坚必然要在北疆布置重兵,防御可能的入侵,这样的话,主管北部防御的武将必然可以掌握隋朝精锐力量,如果这个主将心怀异志,但凡隋朝发生内乱,其便可割据自立,直接对关中产生了威胁。

因此杨坚才会如此重用自己的儿子杨谅,有杨谅在,就可以消除其他武将掌控隋朝边防精锐的可能,杨坚活着的时候,这完全没问题,因为杨坚完全可以震慑住自己的儿子,而隋炀帝杨广继位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所以说杨坚活着,杨谅就是维系隋朝北疆安定的宗室,杨坚若死,杨谅分分钟就有割据自立,图谋反叛的人物。

《隋书.文四子传》谅自以所居天下精兵处,以太子谗废,居常怏怏,阴有异图。

杨谅在杨广成为太子后就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了,毕竟自己的权势地位依赖的是杨坚,而随着杨坚身体越发虚弱,杨谅必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堪忧。

尤其是在隋文帝薨逝的前一年,杨谅的四哥蜀王杨秀被废,他领兵在外,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杨坚的意思,还是杨广的意思,但是杨谅是知道一点,不论是谁的意思,目的很明显,那就是帮助杨广继位,肃清所以可能危及杨广帝位的人。

那么杨谅就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会成为杨广的目标的,所以说他在杨坚还活着的时候,就开始筹谋反叛,为日后对付杨广做准备。

《隋书.文四子传》遂讽高祖云:「突厥方强,太原即为重镇,宜修武备。」高祖从之。于是大发工役,缮治器械,贮纳于并州。招佣亡命,左右私人,殆将数万。

杨谅依靠杨坚的信赖喜爱,向朝廷索取了大量人力物力,为自己修缮城池,打造兵器,并且招纳了流亡之士,得到了数万人。

这里就要注意了,显然杨谅这是在私自募兵啊,这数万人可不是隋朝征集的,而是杨谅利用杨坚给予的钱财,自行招纳,那么这数万人更多的就成为了杨谅的私兵,这也是他敢于在杨坚时候,就起兵反叛的原因。

同时杨谅还任用前朝降将,比如梁将王頍、陈将萧摩诃,前朝降将对于隋朝的忠诚度也是不高的,因此杨谅稍加拉拢的话,就可以组建属于他杨谅自己的势力集团。

因此杨谅在杨广还没有继位的时候,就已经做足准备了,所以在隋仁寿四年(604年),隋文帝驾崩后,杨谅看到召自己归京的诏书后,二话不说就起兵反叛了。

《隋书.杨素传》谅退保并州,素进兵围之,谅穷蹙而降,余党悉平。

只不过很快杨谅的反叛就被平定了,本来杨谅的势力集团堪称是隋朝的边疆重镇,其若反叛,隋朝势必天下大乱,而杨广刚刚登基,地位未稳,隋朝有陷入大乱的可能。

但问题是,杨谅在杨坚之下,还可以做一个安定北疆的宗室,还有点功绩,可是说动统帅大军,攻必克,战必胜,杨谅还是不够格的。

在杨坚活着的时候,他给了杨谅两次统帅大军,去刷战绩,锻炼能力的机会,但是杨谅都没有把握住。

《隋书.文四子传》十八年,起辽东之役,以谅为行军元帅,率众至辽水,遇疾疫,不利而还。

十九年,突厥犯塞,以谅为行军元帅,竟不临戎。

一次是征讨高句丽,但是军中发生疾疫,所以撤军,另外一次是最离谱的,杨坚命杨谅统军抵挡突厥入侵,但是杨谅一直没有去前线部队,可以说杨谅缺乏统领大军作战的能力,当过监军还有些可能,其实他一直做的也就是监军的事,也就是限制其他将领拥兵自重。

而这也就导致了杨谅在起兵谋反后快速陷入了被动的局面,一个早早就为谋反做准备的人,却在谋反之时,在大战略上优柔寡断,过于乐观,最终导致了快速衰败。

《隋书.文四子传》王頍说谅曰:「王所部将吏家属,尽在关西,若用此等,即宜长驱深入,直据京都,所谓疾雷不及掩耳。若但欲割据旧齐之地,宜任东人。」谅不能专定,乃兼用二策。

其实王頍的建议就是两种打法,一种是快攻快打,趁隋朝反应不及时,集中所有兵力攻入关中,占据京师,一次彻底摧毁隋朝的反击,另外一种就是各地自立,坚守不战,和隋朝打消耗战。

但是杨谅却没有做出抉择,什么叫“兼用二策”,这就是犹豫不决的意思啊,毕竟这两种打法是完全相反的,只能选择一种,如何兼用两种,这不是说用什么人的问题,而是说杨谅在大战略决策上,完全是优柔寡断的。

《隋书.文四子传》未至蒲津百余里,谅忽改图,令纥单贵断河桥,守蒲州,而召文安。

所以说在原本制定了渡过黄河,攻入关中的战略后,杨谅在实施过程中临时更改了命令,又不渡过黄河了,反而烧断河桥,坚守蒲州,也就是黄河的重要渡口,显然杨谅又想坚守不战,以待时机了,其实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坚守不战,势必要寻求外援,比如向北方的突厥求援,可是杨谅貌似没有这个打算。

正是杨谅集团攻守的战略抉择出现了问题,隋朝可以稳步调军,并有杨素率领部队,渡过黄河,接连即便杨谅所部,而杨谅谋反必须获得胜利才能稳住军心,随着接连的战败到来,杨谅所部将士也就没有死战之心了,最终反叛被平定,杨谅也是被囚禁至死。

可以说杨谅就是一个缺乏军事谋略的宗室,在杨坚活着的时候,可以坐视朝廷的一只眼,安插在北疆,稳定边防,但是他想要谋反,自立为帝,其个人能力就差得太远了。

平湖市时通万向轮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平湖市广陈镇港中村11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