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红楼梦中焦大最后的结局是自找的吗?为何这么说?
红楼梦中焦大最后的结局是自找的吗?为何这么说?

焦大,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宁国府的老仆。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焦大最初出场,是在《红楼梦》第7回“送宫花周瑞叹英莲,谈肄业宝玉会秦钟”。

彼时秦钟来宁国府做客,晚上要派人驾车送他回家,宁国府众奴都欺负焦大,故而将这份苦差交给他,而焦大酒醉怂人胆,仗着酒兴开始大吵大骂,尤氏闻之心中不快,向王熙凤历数焦大的过去,我们也从中得知了他曾经给贾家作出的巨大贡献:

尤氏道:“你难道不知道这焦大的?连老爷都不理他的,你珍大哥哥也不理他。因他从小儿跟着老太爷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给主子吃;两日没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第7回

从尤氏这番话可以得知,焦大并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下人,反而是宁国府的有功之臣,若不是他当年在战场上救了宁国公,哪会有后来的宁国府?

因此,无怪乎其后焦大的醉骂中,言之凿凿地称:“不是我焦大一个人,你们作官儿,享荣华,受富贵?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

焦大的这番话,话粗理不粗,焦大毕竟当年救过宁国府老祖宗,是个有功之人,即便不予以重用,贾珍也应该管其吃喝,令其颐养天年才对,为何焦大的实际地位却如此低下,甚至连小厮们都能随便欺负,将半夜护送秦钟回家的苦差交给他?

其后的事更激起众多读者的愤怒,由于焦大醉骂中喊出了“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暗指贾珍、秦可卿这对公公、儿媳妇之间有不伦关系,小厮们大惊失色,直接抓起马粪就往焦大的口里塞——堪称《红楼梦》全书最悲戚之情节,焦大当年为救宁国公,自己喝马尿,斗转星移几十年后,又被宁国府中人塞马粪!

历来为焦大站出来鸣不平的论者不胜枚举,笔者今日则要站在一个相反的角度,分析焦大之所以会沦落至此的自身原因。

焦大当年的确救过宁国公,堪称为宁国府立下赫赫功劳,但这不是焦大坐吃山空吃老本儿的理由,这一点尤氏说得很清楚:

尤氏道:“他(焦大)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他自己又老了,又不顾体面,一味的好酒,喝醉了,无人不骂。我常说给管事的:以后不要派他差使,只当他是个死的就完了。今儿又派了他。”——第7回

因此,焦大在宁国府的地位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这般低下的,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悄悄发生变化。

当年宁国公还在世时,焦大因曾有过“救命之恩”,故而得到众人的青目与尊敬,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焦大开始坐在功劳簿上吃老本,他并没有多少管家之才,亦无敦厚稳重之品德,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事便仗着曾经的功劳品头论足,嗜酒大骂——焦大被厌嫌,并非仅仅是因为宁国府的人势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自己不争气。

焦大的经历属于典型的“开局一副好牌,却打得稀烂“”的案例。其实以焦大当年“救过宁国公”的功劳,他完全可以因此获得一个远大的前程,与焦大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荣国府的赖大。

赖大并没有焦大“救过主子”这样的先天优势,但人家会做人、会做事,担任荣国府管家期间,跟主子阶层打成一片,私交甚好,并在这个基础上稳固发展,创造出一片家业,赖家的家业有多大呢?

《红楼梦》第56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时宝钗小惠全大体”中,探春改革大观园的想法,就来源于对赖家园子的参观:

探春道:“第二件,年里往赖大家去,你也去的,你看他那小园子比咱们这个如何?”平儿笑道:“还没有咱们这一半大,树木花草也少多着呢。”探春道:“我因和他们家的女孩儿说闲话儿,谁知那么个园子,除他们带的花儿,吃的笋、菜、鱼、虾之外,一年还有人包了去,年终足有二百两银子剩。”——第56回

注意细节,赖家是有自己园子的,虽然不足大观园的一半大,但一个奴仆阶层,能有这种财力,这是令人瞠目结舌的。

赖家虽然是奴仆身份,但俨然已经步入了小资家庭,比如晴雯当年就是赖大买来服侍自己亲娘赖嬷嬷的,赖嬷嬷时常带着晴雯进贾府,贾母见晴雯长相不错,口齿伶俐,就将其留在自己身边,最后又送给了贾宝玉。

因此,赖家完全具备自己花钱买丫鬟的财力,除了身份是奴仆身份,其他方面俨然是小贵族阶层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赖家人的战略眼光,他深知奴仆身份的限制,故而使尽关系将儿子赖尚荣脱了奴籍,还花钱为其蠲了一个官职,这才真真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故而第45回,王熙凤为此事恭喜赖嬷嬷时,赖嬷嬷说了一大堆关于主子、奴才的话:

赖嬷嬷叹道:“我说:‘哥儿,别说你是官了,横行霸道的!你今年活了三十岁,虽然是人家奴才,一落娘胎胞,主子恩典,放你出来,上托着主子的洪福,下托着你老子娘,也是公子哥儿似的读书、写字,也是丫头、老婆、奶子捧凤凰似的长了这么大,你那里知道那‘奴才’两个字是怎么写?只知道享福,也不知你爷爷和你老子受的那苦恼,熬了两三辈子,好容易挣出你这个东西。”——第45回

所以,赖家的发迹过程是很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细细品味的,人家有长期的战略目标,既有管理的才干,同时又会做人,跟主子阶层的关系都处得不错,一直循序渐进地发展,客观地说:赖家的发达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反观焦大,从头到尾只是吃老本儿,除了当年在战场上救过宁国公,他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功勋?一方面仗着自己的功劳,对别人颐指气使,一方面又做不出任何实实在在的贡献,只能发火骂人找存在感,这样的人怎能怪别人不喜欢他呢?

焦大最正确的选择是,趁着当年有功之际,在宁国府内部谋得一个管家肥差,成为一个手中拥有实权的管家人,慢慢积累财富,平和待人,搞好人家关系,若是条件允许的话,甚至可以请求宁国公,免了自己的奴籍,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自由人,这样他的未来能有更远大的发展潜力。

可惜的是,焦大没有这样的格局和心胸,只能沉溺在当年的功绩中无法自拔,继续混在下人阶层,性情又差,导致人人厌嫌。他的悲剧看似是偶然,实则跟他自己的性情弊端有必然的关系,我等读书人,亦应以此为戒,莫学焦大。

平湖市时通万向轮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平湖市广陈镇港中村11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