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曹强
曹强

曹强个人资料

曹强是黑龙江人,在西站附近发小广告,几个月前才来到故宫附近,干的依然是发小广告。曹强被城管追赶,跑到了广场售货亭后面,结果被城管的车追了上去。跑到筒子河附近时,看到城管车一加油堵到了曹强身前,曹强便跳到了筒子河护墙上。

曹强经过

2008年11月27日,一名发小广告的男孩被城管追赶后跳入筒子河身亡。2008年11月28日,记者找到了这名男孩的同屋李强(化名),李强称自己目击了整个过程,并连夜将事件详情写出,准备交给警方。李强说,城管当时言语相激导致同屋跳河。城管被指言语相激,记者在午门广场上找到了几名仍在此地发小广曹强告的男孩,他们称,李强与跳河的男孩住同屋,并帮记者找到了李强。记者见到李强时,他正在午门广场上发小广告。李强说,他今年16岁,死者叫曹强,今年18岁。他只知道但具体的县市则不知道。两人和另外几名同样发小广告的孩子一起租住在前门附近的一间平房里,房租一个月600元,由几人均摊。李强说,4年前父母离异后,曹强独自跑到北京,最开始平时曹强话不多,对家里的情况更不愿过多提及。对于李强归结原因为"他刚来,跑时没有经验"。李强说,当时看到城管后,他们都把小广告藏在衣服里,假装游客向端门附近走,

曹立军拿着儿子的照片

只有曹强他说,他担心曹强便跟了过去,

"曹强当时说'我不想死,你饶了我吧',城管说'我不饶你',曹强又说'你再逼我我就跳了',城管说'你跳啊,我看着'。"李强说,曹强之后便摘下帽子跳入河中。李强说,事发当晚,他不敢闭眼睡觉,便将事发详情写成一份材料,准备"找机会"交给警方。由于只读到小学认字不多,他写到凌晨两点才写完。城管负责人否认过激

李强说,他们都是受雇于一些个体黑旅游,他们发小广告时,这些人都在周围盯着他们。另一名知情者说,曹强的雇主是一个叫"大江"的人,但事发后,这个人不见了踪影。对于李强所说的城管言语相激情节,天安门城管分局一名负责人表示否认。他说,据他们了解,双方当时并无这样的对话。他称,当时城管确实追了过去,但当男孩爬上河道护墙时,城管只是上前劝阻其注意安全,但男孩却误以为要抓他,不慎坠入河中。当事城管已回家休息,这名负责人称,当事的两名城管李春月和刘唯义接受警方调查后回到城管分局,写完情况汇报后,两人已回家休息。李春月因下河救人出现感冒症状。城管分局已对两人进行批评教育,并让队员们在以后执法中注意工作方式。记者发现,事发沿线至少有三处监控探头。记者随后就此询问天安门地区管委会,希望查看当时的监控资料。办公室工作人员说,几处监控均为警方设置,对于是否对外公布监控资料,他们需请示领导后决定。除了表示调查仍在继续外,负责处理此事的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未透露任何详情。

曹强坠河溺亡

2008年11月27日中午12时许,东城区中山公园北侧筒子河,外号"小东北"的男孩与同伴发小广告期曹强间,被两名城管队员追至河边,后坠河溺亡。曹立军等三名曹姓男子从河北唐山来京,在天安门地区公安分局内,三男子确认,死者曹强就是曹立军的儿子。关于死者的身份确认,公安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

公安部门电话打至曹家

曹立军、曹勇军、曹振生三人是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郭家桥乡下黄庄村村民。

死者曹强的父亲曹立军掩面而泣

谈到如何获悉消息,曹立军说,从11月29日起,他和他的亲属不停接到一些陌生人的电话,对方询问他是否认识曹强,并称曹强出事了,"一开始我怀疑他们的身份,直到公安部门的电话打过来。"曹立军说。曹立军当日接电话时,他的哥哥曹勇军就在身边。曹勇军回忆,公安部门人员说"你儿子出事了,事不小,人命关天。"他们才决定赶赴北京。 尸检中心内男子认亲儿

曹家三人称,2008年11月26日10时,他们赶到北京,在天安门地区公安分局,民警拿出一张照片让他们辨认,"一眼就看出来了,就是他。"曹强的大爷曹勇军说。曹立军则很难相信,儿子已经身亡。2008年11月26日下午,民警开车带三人赶到尸检中心。曹立军说,他看见冰柜里的男孩正是儿子曹强。三人在停尸房呆了约五六分钟,"冰柜里的尸体肤色比孩子的皮肤颜色略黑。"曹勇军说,法医并未给三人看书面死因鉴定结果。

三人被安顿至宾馆

2008年11月26日20时许,丰台区某宾馆二楼,曹家三人被安顿到一个三人间里。"是政府派人开车给我们送过来的。"曹立军说,他不清楚具体是哪个部门的人安顿的,宾馆登记簿上显示,三人住的房间价格是每天168元,但除了他们三人的登记外,并无其他单位的登记和个人资料。前台服务员说,有人给他们交了一天的房费。曹立军表示,今日他们还将去公安分局协助调查此事。2008年11月26日22时许,天安门地区公安分局表示,目前死者的身份尚在确认中,事故责任还需进一步调查。

家庭环境

少年母亲离家14年,曹立军说,儿子曹强1990年5月27日出生,系家中独子,可截至事发,始终未办理身份证。曹强的母亲是广西柳州人,孩子4岁时母亲突然离开,不知去向,"孩子总是哭闹着要找妈妈。"曹立军说,此后曹强由爷爷奶奶带大。随着年龄的增长,倔强的孩子有点没法管了。 曹强喜欢上网,这是全家人的共识。曹立军说,去年孩子有钱就去网吧。他多次因上网与儿子争执,但每次争执过后曹立军都不得不主动向儿子示好。"其实儿子挺懂事的,多少知道帮我持家。""看到尸体的时候,我觉得对不起儿子。"曹立军哽咽着,不停地擦拭眼角。"我现在很后悔让他自己出来闯,在家怎么也比在外面强。"他说,三人临行前,还没把消息告诉曹立军的八旬老母。老人最疼爱这个孙子,如果知道了,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回忆

"他会游泳,却没逃过这一劫",宾馆里,曹勇军的话很少,

男孩被城管追赶坠河身亡

一直闷头吸着烟。"曹强和我儿子、他二堂哥最亲。事发前两天,他还给二堂哥打电话,说他在北京挺好的,但没说具体做什么工作。"在曹勇军的印象中,曹强挺爱说话,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在家,在村里干些零活。一两年前,曹强曾来过北京打工,在一个饭店里当传菜员。回到村里后,孩子就说北京好,所以今年9月再度赴京,"可这一走,竟成了永别。"曹勇军说。"我侄儿会水。"曹勇军说,村里方圆七八亩的水塘,他曾游过很远。"为什么没能游出筒子河呢?是不是河水太深太凉而孩子又紧张惊恐,才没逃过这一劫?"

说法

"小东北"原是唐山人,午门一带,发放"一日游"小广告的男孩和周边卖各种纪念品的小商贩,都说曹强是东北人,还因为他的口音给他起名"小东北"。在接触中,曹强很少提及自己是唐山人,有时还自称是黑龙江省宁安市人。但近日记者致电黑龙江省宁安市公安局办公室,一民警经查询发现,在1988年到1991年出生的男孩中,宁安市无符合"曹强"身份的登记。2008年11月26日,曹立军等人则操着唐山口音,身份证的信息也显示其来自唐山。对于几人与"小东北"的关系,与曹立军通过电话的一名小商贩提出质疑:"那孩子明明是东北口音,也自称东北人。"虽然曹立军提供的其他信息确与"小东北"相符,但其唐山人的身份却是最大的问题。对此,曹立军解释,曹强初中毕业后,先后多次离家外出打工,也曾来北京当过服务员。其每次离开唐山打工,都以"东北人"自居,"他能模仿很多地方的口音,从小特别喜欢说东北话。"曹说,因为儿子稍微有点"大舌头",再加上模仿很像,所以容易让人误以为他是东北人。

社会点评

生还是死?这是莎士比亚提出的著名问题。后面还有一句:"是否应默默的忍受坎苛命运之无情打击,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奋然为敌?"18岁的曹强站在故宫城墙上的时候肯定没有想这么多,他也许只是觉得无路可走了。"你不是要跳吗?有本事你跳啊!"这是少年生前听到人世间最后的一句话,出自其中一位围堵他的城管之口。长平在《午门的城管如何逼死了跳河的少年》一文中说:"根据报道,少年爬上护墙之后,以生命与城管抗衡,示意他们不要走近。城管退后一步,少年就回跳到路上。这种情况下,少年其实是将自己作为人质,而且表示了谈判的诚意。就是警察抓凶徒,也会尽量保全其生命。少年被拥有漫无边际的权力的城管逼到这里,内心已经非常脆弱,处于绝望的边缘,城管这一句冰冷的话,

城管

等于是猛地推了他一把,让他没有回头求生的机会。少年将头上的帽子一把拽下,纵身跳进了筒子河中。"他为什么会选择自杀?--长平说:"散发小广告就算违规了,所受的惩罚是什么?我猜想这少年心中没数。这是城管执法的又一大弊端。他们心情好的时候,可以吼两句完事;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把小商贩的家当全部掀翻,甚至把人抓走,把人打死。"曹强死了,他的同屋说:因为他"刚来,逃跑时没有经验"。生还是死?是否应默默的忍受坎苛命运之无情打击,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奋然为敌?--曹强选择死亡。

9岁的小海在用红领巾上吊的时候肯定也没有想这么多,他也许是觉得父母不爱他,连给10元钱看病都不给;他也许觉得家里太穷了,活着没意思。胡印斌在《从沉尸葬母到孩童自缢底层抛掷生命谁之悲》一文中说:"这个决绝的男孩已昏迷6天了。在他失去知觉的这些日子里,他的父母、这个社会给了他一些难得的关怀。然而,这些迟到的关怀能唤回他对周围环境的信任吗?当他睁开双眼、继续自己的成长故事的时候,还将面临怎样难以忍受的绝望?"一个9岁的孩子,不过是生病要求就医,所求并不过分,满足其所求似乎也并不难。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偶然的因素,竟促使他选择自杀。有论者批评家长教育方式不当,然而又有什么样的教育方式,能改变类似赤贫家庭的困顿?生还是死?是否应默默的忍受坎苛命运之无情打击,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奋然为敌?--小海选择死亡。但是,死了就一了百了吗?66岁的周氏死了,他的儿子连1000元的火葬费也出不起,就把她沉尸江底,"水葬"了。她的儿子迅速以涉嫌"侮辱尸体罪"被刑拘。

刘洪波在《沉尸葬母,一个穷人与守法的距离》中说:"公安机关迅速出动,追究了一起侮辱尸体的罪行,执法是如此果决。这是惩处一个涉嫌犯罪的行为,但事实上惩处的是一个人守法的能力。守法的最低成本是1000元,于是一个没有能力出1000元的人被惩处了。这名涉嫌辱尸的工人,这个背负不孝的儿子,当他将母亲沉尸河中以后迅速被刑事拘留,由此体验国家与他的距离其实是多么临近。一个人可能是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但国家却就在他身边,甚至他就在国家的身体里,所以他不能违反国家的法律,国家会告诉他什么叫违法必究。"死了并不能完全解脱,还是莎士比亚说的:"如暴君之政、骄者之傲、失恋之痛、法章之慢、贪官之侮、或庸民之辱,假如死亡能简单的一刃了之?还有谁会肯去做牛做马,终生疲於操劳?"希望逝去的人一路走好。

恢复上班

平湖市时通万向轮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平湖市广陈镇港中村11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