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涂磊的 本色角色做事涂磊参与的情感节目
涂磊的 本色角色做事涂磊参与的情感节目

涂磊:我在生活中待我最好的朋友也是这样,我对朋友有私德的要求。如果哪个朋友的老婆跟我说,谁谁谁拈花惹草,有什么倾向,我是会把他抓过来训一顿的。所以我朋友的女朋友和老婆都特别信任我。但是我的朋友变得越来越少。

我当观察员的时候在黄健翔旁边,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说主持人不是主持人,说不是主持人却有主持人的功能。跟后来的推荐人不太一样,可以说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也可以说是任何人都看不到的角落,我可以冷眼旁观,就像在《爱情战》中一样。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传统的角色,因为我一直做节目嘉宾,但我又可以在旁边辅助黄健翔来完善主持人的职能。

这次《非你莫属》设置“北大专场”,对我来说也是一次难忘的体验。记得在2012年就做过一次“北大专场”,当时一场中的4个求职者都被招走了。这次不同的地方是加强了与天津企业的合作,为天津招贤纳士。所有企业对于优秀人才的渴望其实是一样的,北大求职者起点更高,所以每家企业都跃跃欲试。

涂磊:我做主持人以来,很多人评价我犀利,但我的思想还是很传统的。我的原则是,一要真实,二要诚恳,三要务实。

背后找我道歉的人

唯有细心观察

我的这个性格和我的家庭有关系,我母亲是极致的完美主义者,我父亲是一个画家。我平时最多的话就是回家和我老婆、和我女儿说,我只有在家里笑得最多。可能我是个非常乏味的人,每天就是录完节目回酒店,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从来不觥筹交错,没有交际。做节目表面上能够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事件,但生活圈子很窄。

记者:您在生活里也是这么耿直犀利吗?跟您成长的家庭有关系吗?

记者:参与节目以来您印象最深的求职者是谁?

涂磊:我对于发挥没有预设的理想化,只想尽可能地体现主持人的职能。我做嘉宾时不说真话不好意思领稿酬,对不住自己坐的那个。因为太多的嘉宾说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话,对当事人没有任何建设性的作用,怕得罪人也好,也好,都不适合坐在舞台上。主持人的功用和嘉宾的功用又不一样,嘉宾是未必能够帮你找到幸福,但能帮你规避不幸。但是,主持人就是让大家来表达,起到一个促进、引领、协调的作用。在我看来,《非你莫属》不是一档综艺节目,说综艺节目肤浅了,应该是职场服务类节目。

情感中没有专家

讨厌台上跟我争吵

采访全程,涂磊基本保持着节目中舞台上的表情和兴奋程度,冷幽默用得恰到好处。他笑言,“我有一点比较自豪,有文采的不一定比我嗓音好,文采又好嗓音又好的未必有我的肢体语言丰富,三者都好的未必有我这么正确的价值观,除了长得丑一点,堪称完美。”

内心的手艺人

涂磊:最大的感受就是走进校园,感觉不是在录节目,而是在交流,是到校园中发掘人才。虽然以往的节目中求职者的身份有的也是学生,但这次进入到校园,他们的学生身份更明显,回答问题的言语也凸显了学生的特质。显然在社会历练方面,他们都是职场“小白”。

涂磊:我经商失败之后去长沙,正好长沙人民星沙之声招人,评委认为我阅历丰富,有个性,普通话好。评委们从300名应聘者中选中了我。之前我对主持人完全没有兴趣,虽然我的声音还不错,但是我不是特别喜欢说话。一个人擅长的事情不一定是你喜欢的事情,常常会阴差阳错。

涂磊:我老了之后可能还会到做节目。我享受孤独和寂寞的状态,硕大的直播间,黑夜来临,自己拉着话筒说自己想说的话,整个城市上空和整个省的上空,都飘荡着你的声音,很多人在静静听你说话,虽然无法面对面,但是分明能感受到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你,那样心与心的交流是我最享受的。电视太浮躁,才更沉静。

涂磊:天津卫视作为上星频道,是天津的一个窗口。《非你莫属》是吸引更多人才到天津工作和生活的窗口。这次“北大专场”就有天津的3家企业,其中两家属于天津小巨人企业。以后我们的节目也会有更多的天津企业参与。这种参与可以展现天津企业的形象和求贤若渴的心情,阐述到天津工作和生活的便利,对于天津企业本身也是一种展示。

对话中,涂磊偶尔会提到自己过去那段从商失败的经历,他说自己会继续做商人,尝试做自,但是不会再做传统模式的商人了,因为自己的性情太耿直,不适合从商,“我认为自己是个手艺人。”后来,在整理采访录音时,听着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暂时忘记了他有点冷峻的目光,相信这个手艺人能用一颗的心守护着求职者,守护着自己的爱人,守护自己的初心。

记者:还想做节目主持人吗?

记者:《非你莫属》作为电视招聘节目,经常会有热点话题出现。

记者:您在节目中经常和BOSS团有一些正面的争吵和摩擦。

记者:接任《非你莫属》主持人,您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涂磊:是的,和BOSS互动过程中,常常有一些摩擦,常常有人跟我说,你做节目干吗这么认真呢?我觉得,本色,角色做事。我这个人骨子里就习惯把很多事当真,最讨厌在台上跟我争吵,背后找我道歉的人。如果我认为某位老板在作秀,对选手有不好的引导,或者表面在招人实则老板与老板之间掐劲儿的时候,我会以对选手最好的角度来处理问题,甚至有时不惜与老板争吵。

我特别擅长在情感和人性中摸索、汲取和观察,特别喜欢观察周围人的情感波折和经历,所以我有能力帮别人看得稍微远一点。我们不能帮你去寻找幸福,这么多人舞台,带着的都是经年累月的问题,怎么可能在台上一个小时就解决,但是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大致的征兆和大致的。所以,能够帮他们规避一些不可行的东西,在这方面可以用“专家”来称呼我。但是,情感是没有专家的。

涂磊:情感没有专家。有一句话说的好,情种爱得热烈并不,君子爱得却不热烈,在情感中没有专家,唯有细心观察。湖南卫视的《真情》节目,我是第一批情感观察员,这批人到现在还在做情感观察员的好像只有我了。现在基本你一开口,我就知道你在情感生活中是什么类型,会有预估,因为疑难杂症和奇怪案例看得太多。当初我也是从做嘉宾开始,后来观众喜欢听我说话,觉得我说得有道理,时间长了就变成“专家”“观察员”了,现在甚至有人称我为“爱情导师”,其实我还是喜欢被人叫做“老涂”。

涂磊:从我做节目到现在,大概有三四十家书商找我出书,但我没有出,我认为出书应该常慎重的事。现在的书和废话的书太多,去书店看看,有多少关于两性的书是垃圾书,有多少是找枪手代写的书。现在找一本好书看太难了,看书的人不敢写书,写书的人根本不看书。我特别想自己能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我是一个有文字洁癖的人,和我说话一样,希望编导看了我说的话,不用剪辑直接用。所以这本书写得非常慢,到现在才写了二三十篇文章,我可以每篇都精彩。现在的情感书籍大致是案例分析、语录型、小说型,我不想写这些,我想写成爱情哲学,类似于散文,让人读起来不这么晦涩,又能感受到我在说话的那种意境。我希望能印成彩色的,我会分享一些自己生活的细节,告诉大家。每个人都可以幸福地生活着,不必多虑。而且我希望这本书可以像一件礼物一样送给别人。

记者:您是从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擅长解答情感问题的?您怎么看待自己“情感专家”这个身份?

记者:一直有粉丝希望您能出书,好像之前采访您说正在写,进展如何?

涂磊身上也有时下最流行的“反差萌”,冷峻的外表之下,平时却很喜欢缠着妻子一起出去逛街买东西,并给她提供各种穿搭。对他来说,人生中最惬意的时光是每次做完节目之后的晚上七八点钟,夫妻俩弄两个小菜,喝两杯啤酒,看他们特别喜欢看的电视连续剧。

印 象

记者:《非你莫属》近期在大学进行专场,与常规棚内比,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记者:《非你莫属》为天津招揽人才发挥了什么功能作用?

接任主持人之后,因为自己是嘉宾出身,所以特别明白嘉宾想说什么,观众想听什么,当事人本身心态是什么样。我认为从统领全局的角度来看,我比原来更成熟,更适合。那时候,设立推荐人慕岩和徐睿,推荐人有一个好处,可以使采访对象先亮出他的亮点,使选手在之后的采访中顺理成章地绽放自己的优点,同时推荐人还能帮选手规避一些他不能解释或者不方便解释的问题。后来,推荐人角色又消失了,现在剩下我一个人孤军奋战。但还好,从2013年到现在,我已经知道如何与老板交流,如何突出话题,如何带领大家把话题聊得更有意思,聊得更透彻,给选手带来更多的正能量,或者让选手更加恰如其分、顺其自然地融入到面试当中去。这几个改变有历史的必然,有节目设置的需求,也有难以言说的规律。

他要做守住

记者:您之前主持情感类节目的同时也主持过时政评论节目,现在又主持职场类节目,您更享受哪种状态?未来还想尝试哪方面的主持工作?

我从这档节目中的收获可多了,以往在其他节目做嘉宾都是我传送知识给别人,而这档节目是12位老板和选手在给我传输知识,让我看到不同老板的性格,在商业圈中,他们的规则、商业逻辑和人性是什么,充实了我对事物的看法。我曾经是一个失败的商人,站在这个舞台跟这些人打交道,给我的生活打开了一扇窗。参与《非你莫属》我是受益方,做《爱情战》之前我要有所准备,要看稿子,因为很多案例不是听当事人讲述一遍就能缕清里面盘根错节的关系。但是做《非你莫属》没办法准备,一切都是实时发生的,选手只有一张简单的简历,你只有跟他聊天,了解他之后,才知道他适合干什么,人生观是什么,匹配什么样的企业文化。

欲想把爱情写成哲学

近日,天津卫视《非你莫属》在大学百年讲堂“北大专场”,包括3家天津企业在内的10家公司的高管组成超豪华BOSS团,对来自大学的优秀求职者进行面对面招聘。就读于大学行政管理专业大四的王雅慧,让天津的企业老总不惜给出8100元的实习月薪将其招至麾下,并承诺正式入职月薪可达12000元。

我有个习惯,每期《爱情战》我是最后一个说话的,我说话的时候一定鸦雀无声,不习惯旁边有任何声音,大家在静静听我说话,我会很享受。但前提是,这个话语的质量要对得起大家这样静静地聆听。所以我不断提高我对专业领域的理解、和涵养,以便让大家能够静下来听,如果能报以掌声,我就更享受了。可是如果想长久满足大家对我话语质量的需求,真的很难,5年了,这么多人,什么话没说过?什么引导的角度没有采用过?都用过了,现在得到观众的掌声越来越难。其实就像我自己的单人脱口秀,每当我听见有人把我说过的话做成剪辑,我就会觉得特别欣慰,感到自己做的功课落到实处了。

我自己做的《非你莫属》和《爱情战》都是常态性周播型节目,要想长久保持节目的生命力,必须要当下,切合当下观众关注的热点,让观众确实感受到它的实用性和功能性,实现更多普通人的梦。

从观察员到主持人

记者:您刚才提到自己有一段失败的从商经历,这是导致您当主持人的直接原因吗,您之前对做主持人有兴趣吗?

涂磊:常看节目的观众应该知道我从来不拥抱女选手,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而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唯一拥抱的女选手。在她成长的过程中,父母的关系恶劣,甚至有倾向,她就在这样的中,着巨大的痛苦成长起来。当她遇到自己的丈夫,结婚生了孩子,终于体会到当母亲的感受,并借由这种感受站了起来,建立了正确的人生观。我觉得在这种下她能够走出人生阴霾积极地找工作,而且作为母亲她很称职,所以我当时非常想给她一个拥抱,鼓励她,所以对她印象很深。

想尝试自脱口秀

记者:您从这档节目中得到的收获和成长是什么?

涂磊

涂磊:我最喜欢的还没有出来,我可能会在自做自己的脱口秀,我需要这档节目让人有一种很幸福的,很沉静的交流氛围,就像我原来做时一样,推起音乐,话筒一拉,音质十分的优美,可以用抑扬顿挫和自己清晰的嗓音来诠释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最美的东西,类似于散文脱口秀、爱情哲学脱口秀,就像原来录节目的片头一样,很精致,每期时间不长,5分钟左右。但一定不是心灵鸡汤,心灵鸡汤很有营养,但喝多了会腻,我说的更多的话不是甜,不是鲜,是苦涩。

涂磊:我最近为《非你莫属》的书写序,我说《非你莫属》是最难主持的节目。第一,主持人要有很好的体力,节目要录很久,从下午2点录到深夜12点或1点。第二,要有的头脑,随时要接老板的招。第三,不怕得罪人,敢吐露真正的想法。这个舞台特别真实,真实到感觉有点。在舞台上我们必须职场的,比如职场不相信眼泪,职场不相信年龄,职场不相信身体,你身体如果有问题工作就是干不了,等等,每一种都历历在目。

2013年,我和黄健翔一起主持,初登《非你莫属》的舞台,那时候是这个节目第一次设置观察员这个角色。接这个节目的时候,有问黄健翔,如何看待将他与张绍刚老师做比较。我接任主持人时,也被拿来比较,当然有些幸福是比较出来的,有些不幸也是比较出来的。说不比那是假的,在比较的过程中,才能取长补短,扬长避短。

涂磊,天津卫视职场招聘节目《非你莫属》主持人。1977年生于江西省南昌市。近年来先后担任青海卫视新闻脱口秀节目《嘎嘣爆米花》观察员;江西卫视新闻评论类节目《深度观察》主持人;卫视情感谈话节目《情感大裁判》主持人;天津卫视情感综艺类节目《爱情战》情感导师。

舞台上的主持人涂磊一如既往地风格凌厉、思想睿智、逻辑清晰、言语到位。他常常巧妙平衡求职者和企业双方,打开两者心头锁,是协助他们作出最佳选择的一大助力。喜欢他的观众会被他独特的人格魅力吸引,散场后,他的身边立刻聚集了不少粉丝。涂磊在电视荧屏被天津观众喜爱和熟知,是从《爱情战》和《非你莫属》开始的。从情感导师到职场面试官,涂磊的角色转换也伴随着节目的成长。经历了近6年的时间,《非你莫属》常做常新,后续还将推出城市专场和天津企业专场,作为节目主持人的涂磊直言,能够长久保持生命力,正是因为节目切合热点,具有实用性和功能性。

平湖市时通万向轮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平湖市广陈镇港中村11组